Escapist

欢迎来参观Escapist的垃圾站
墙头多废话也多
画地为牢自娱自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港区萌新求组织!!!

萌新入坑港区 非气逼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打开方式不对 有没有一样的小伙伴嘤嘤嘤
以及有没有什么水友交流群qwq感觉坑好冷求一波组织嘤嘤嘤

【海啸卷走了船只,房屋和鸟居。当巨浪退却,一片新的荒原浮现了】

今日吸荒(1/1)
开了个公众号 给自己撸的头像

月白手上是黑羽!!官方相当良心了!!

P2一个风骚的扭胯

英文小白的配音也是相当苏的

「I‘ve got a feeling that I forgot someone, someone important.」

来吃官糖!!!!
小白的隐藏语音!!!!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
【P2袖珍小黑有点可爱嘻】

【暗战】【何华】十日谈 06

Day 6 星期日 大风转晴
【癌症病人的性生活指南】
凌晨时被床上人咳嗽声惊醒的何尚生,决定做点什么。

————————————————————

张华睁开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第一幕就是何尚生背对着他坐在床角下,手里的手机屏幕幽幽的泛着蓝光。

张华是一个从不委屈自己好奇心的人,所以他悄无声息的向何尚生的方向挪去,看清了屏幕上的内容——

“癌症病人过性生活会影响健康么——”

???

————————————————————

正在专心阅读的何尚生被身后的咳嗽声惊的一回头,鼻尖不期然擦过什么柔软的东西,然后愣在了原地——

张华正懊恼于自己一个不小心咳出声来,突然被何尚生的动作惊到,手肘一个没支稳倒在了床沿,脸颊好像还撞到了对方的鼻子——

现在他们面面相觑,距离近到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出的气流。鉴于上一秒两人看见的内容的特殊性,一丝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不知道是欲盖弥彰抑或是单纯的脑子短路,张华不着痕迹的撤后半米说道,
“其实你不用打地铺,这个是双人床,挺大的。”

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台风过境的夜晚有什么扰人心智的魔力,何尚生嗯了一声,真的翻身上了床。

张华又蜷成一团闭上了眼,习惯了侧睡的何尚生却有些不知所措。如果面对着张华,四目相对(虽然基本上只是何尚生看着张华)有种说不出的尴尬;转过身背对着又显得自己底气不足兼有不太礼貌之嫌。想来想去,只好直直躺着瞪着天花板,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刚才的事。

————————————————————

何尚生对天发誓,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了解一下照顾绝症病人的注意事项,饮食出行心理云云,看着看着相关问题里便出现了那条令人尴尬的链接。何尚生也不是一个委屈自己好奇心的人,神使鬼差的便点了进去。

“……其实,即使是晚期癌症的患者,也应满足他们的最后性要求,适当的性生活是提高其生活质量的内容之一……”
“……所谓适度,就是当性行为结束后,自己并不感到疲劳和精疲力竭……”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风声渐渐平息之时,何尚生终于也坠入了迷迷糊糊的睡眠中。

————————————————————

再到何尚生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然天朗气清阳光明媚。张华靠在床头,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窗帘间漏出的一点点光斑洒在了他的肩窝上。何尚生突然意识到枕边人的皮肤细腻光滑,锁骨精巧肩线流畅,身上挂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T恤,而自己刚刚醒来,晨间有一些容易使人不安分的感觉正在涌上来。

“打住!”何尚生尝试警告自己,显然收效甚微。房间不大,洗手间离床也不过一墙之隔,进去解决一下而不被发现好像不太现实。

看来今天“早晨”的何sir也感到了人生的大危机呢。

————————————————————

在何尚生强行冲了个冷水澡,把不恰当的感觉压下去后,两人收拾一番退了房。

经历了台风洗礼的石澳,在午后被阳光点缀的这片像是堆满了霜糖的奶油蛋糕。何尚生和张华闲逛了一阵,觉得有些腻味,加之海滩上的游客也渐渐多了起来,没一会,两人踏上了回程的班车。

依然是同样的位置,张华把脑袋倚在车窗上进入了无我状态,何尚生也在这腻死人的阳光里昏昏欲睡。

————————————————————

但显然醒来时发现自己枕在张华肩上是不属于何sir计划之中的。

张华从把何尚生叫醒开始就憋着一脸坏笑,“何警官?到站了哦?赖床不起可不是好习惯啊。还把别人肩膀当枕头当了一路,你说怎么还这个人情?”

何尚生感觉全香港的太阳能都晒在自己脸上了,而他仍在当机状态的大脑更为眼前糟糕的情况火上浇油,
“肉偿?”

————————————————————

在“顶天立地男子汉”何督察看来,拿人家肩膀当了一路枕头的确令人过意不去。不知所措的何sir觉定还是请人吃一顿饭(虽然其实每天都是他买两个人的单)以表达抱歉之情。征询张华意见之后,现在两人面对面坐在烛台下,何尚生一板一眼的切着他的牛排,张华慢条斯理的吃着他的沙拉。鉴于何尚生今天凌晨的搜索结果显示适量的葡萄酒对病人无大弊处,他也就默许了张华开了一瓶好酒的行为。

张华也还算有着病人基本的自觉,拉着何尚生陪他喝了两杯之后就也停下。只是走出饭店时脸上好像泛出一点红晕。何尚生扶了他一把,张华便从善如流的把重心赖到了何尚生身上,并且呈现出越走越晕的势态来。磕磕绊绊到了家,张华拖着何尚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灯还没来得及开,何尚生能感觉到带着葡萄酒香味的气息拂过脸颊,一路滑到唇边。

“我看了哦,那条问题。”黑暗之中何尚生仿佛能感觉到对方脖颈下埋藏的声带震动。“为了提高末期病人的生活质量,适当的饮酒及性生活…唔…”

这一次何尚生没有再让他把话说完。

——————————————————
之后他们x了个爽【不是】
无良拉灯 车扔番外 谢谢大家

【暗战】【何华】十日谈 05

Day 5 星期六 阴转?【意外之旅】

“起床起床起床!”
何尚生睁开眼,大脑当机了五秒,下一个动作是翻身起来一边套上衬衫一边冲向洗手间洗漱。

“难道今天又要迟到了?!!”一辈子迟到次数都没有这个星期多的何sir内心是有一丝崩溃的,一把年纪晚节不保,以后怎么教育下属按时上班?

匆匆抹一把脸走出洗手间,张华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速度挺快的嘛何sir。不过今天我们去石澳*,我建议你换一件T-shirt配牛仔裤,再来一双运动鞋和一个登山包,应该比较合适。”
“?????”

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六的何sir,非常想拎起沙发上的人暴打一顿。

[石澳:港岛东南方位的海岸,沙滩,渔村和庙组成的小型旅游景点]
—————————————————————

在何尚生还没有完全清醒之前,就被身手敏捷完全没有一丝病态的张华以“为了使绝症病人保持愉悦的心情促进疗效所以应陪病人适当出行”为由,塞进了小巴里。


虽说是周六,不过小巴上的人少的有些反常,尤其是在他们转上去往石澳的班车时,往常假期里常常爆满的车厢今天却空空如也。

何尚生隐隐觉得事情不妙。

—————————————————————

今天的天空呈现出一片暗沉的蓝灰色,在山崖与海面上印下雕刻般的阴影。“这样的景色倒是很少见呢,”何尚生想。“上一次来石澳是什么时候?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好像还是孩子的自己跟着父母一同来郊游,那时候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周围充斥着人们的嬉笑声和谈话声,视野里是一大片淡蓝色的海面……”

现在他和张华坐在双层巴士顶层的最前排。车厢很静,正前方宽阔的玻璃将景色原原本本的投射在他们面前。然而张华仍然侧过头,倚在窗边的玻璃上向外望着。没有车窗可倚的何sir只能正襟危坐目视前方,时不时瞟一眼旁边人一动不动的侧脸。阴沉的天色也为这张脸添加了一抹阴影,雕塑般的线条有了一股肃穆的味道。

何尚生有一点神游天外。

“爸妈你们看,当年你们带儿子来石澳玩,现在你们儿子也和朋友来玩了。虽然这个朋友最喜欢的事是挖坑给别人跳但是没关系你们儿子就是怕无聊啊,虽然这个朋友是个无业游民但是没关系我有工资啊,虽然这个朋友现在还是通缉犯但是没关系我是警察啊,虽然这个朋友是个男生但是我……”

何尚生猛的中止了自己的神游天外,感觉脸上有一点热。

—————————————————————
【五小时后】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今天八号风球啊!!!”

—————————————————————

全身湿透的何尚生冲进了他们匆匆找到的民居,张华一路都在笑,待跑到门口时已经直不起腰了,只能扶着门框喘气,顺便向何尚生递去得意的眼神。喘完了又开始咳,吓得何尚生赶紧找来毛巾把门口的人裹成一团丢进屋里,纸巾热水吹风机三位一体服务到家。等张华稍稍平复又把他拖进浴室洗个热水澡。

到何尚生自己也整理妥当走出浴室,张华已经在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窗外仍然风雨交加,何尚生拉上窗帘,屋子里温暖静谧的像是另一个世界。

“很美吧,风暴里的海?”
何尚生望着那团发出声音的被子,抱怨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是挺特别的。”

一阵安稳的沉默,之后何尚生听见床上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暗战】【何华】十日谈 04

宝贝们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的第一个小时也要吸Andy呢!
——————————————————————
Day 4 星期五 阴【久违的宁静?】

除了起床时被脑袋下突然响起的刺耳铃声吓了个半死以外,基本上今早何sir没有再遇到什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九点差五分踏进办公室,久违的感觉,何sir长长的舒了口气。今天的办公室一片祥和,甚至连一个爆掉的灯管都没有出现。同事们悠闲的喝茶聊天,顺便抱怨一下少有的阴沉天气。
“明天说不定要打风呢…”
“打风有什么用,反正都是休息日,八号也不会多一天假…”
“不要妄想了李氏力场不可打破…”[注1]
………

“不闷么?”何尚生脑中那个人的声音一闪而过。
“不闷不闷。”何sir觉得自己此时一定要保持强硬态度,“闷死也比被你瞎折腾死好。”他默默的在自己的脑内小剧场里警告着随时图谋不轨的犯罪分子,不要再给他制造什么爱的小惊喜。

——————————————————————

习惯性的拒绝了办公室的周五晚聚餐,何尚生挤进了周五晚高峰的人潮中,一辆一辆的地铁驶过,一股一股的人流依次前进,就像迁徙的沙丁鱼群。
何尚生今天决定放任自己成为这呆头呆脑的沙丁鱼中的一条,凭着身体的记忆和人潮的指引,向命定的迁徙地游去。
地铁一如既往的堆积着各种无意义的噪声。何尚生觉得放空自己。然而职业习惯让他不自觉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现在他被挤在车门边的座椅旁,向左可以看见坐着的一位母亲在教训刚刚放学的小孩,隐约可以听见内容与不理想的成绩有关,两个青年人在玩手机,一个刷着fb另一个玩着某种类似消消乐的无聊游戏。站着的人里有两个紧盯着座位显然希望能在下一站等到空位,不过看坐着的四人的状态这希望应该会落空,有若干人在发呆,有一对情侣在议论流动电视的内容……

“不闷嘛?”
这一次何sir愣了几秒,才回复脑子里那个小人的声音。
“切,只是一如往常而已。”

——————————————————————

终于挤出了地铁的沙丁鱼何驾轻就熟的在搭上小巴前打包了作为晚餐的烧味。
“老板,四宝饭啊,对一份,啊不对不对,两份啊老板唔该你。”

——————————————————————

沙丁鱼何终于在天黑前圆满完成迁徙长征。
张华今晚没有再作什么妖,他颇有礼貌的感谢了带来盒饭的何sir,微笑着表扬了烧味之正宗,甚至简单收拾了自己的碗筷放进了厨房的水槽里。行为之乖巧与前几天判若两人。何尚生诚惶诚恐的谢过他老人家,居然亲力亲为实在令人承受不起。
张华回以一个对何sir造成成吨暴击的微笑。

——————————————————————
何尚生毕恭毕敬的把张同志送出了厨房,表示收拾厨余此等粗活鄙人来做就好了。过了一阵满手肥皂泡的何sir仿佛听见了剧烈的咳嗽,慌慌张张的冲出厨房,却正好对上张华从洗手间开门出来。

“你…?”
“没事,不过可能要先睡了。”
“…啊?哦哦哦好啊那你先休息吧。”
“嗯,晚安。啊还有——”
张华指了指何尚生脚下。
“泡泡,落到地上了。”

——————————————————————
何尚生终于收拾妥当洗漱完毕。虽说是终于事实上现在时针也还差一点才能指到九。
太安静了,何尚生想。他悄悄走到卧室门边观察里面的情况。张华把被子卷成一团,缩在床的角落里,从何尚生的角度只能看见一个露出来的后脑勺,有几缕发丝被帘缝中渗出的月光照亮。
“不闷嘛?”那个声音又在脑海里响起。
“…是有那么一点。”
“有一点什么?”
“???”
半晌何尚生才意识到后一句话并是不是来自他脑中的声音。他抬起头,张华翻过身来正望着他。

“啊没什么。抱歉啊把你吵醒了。”
“做什么,中年失意男人的日常自怜自艾嘛?”那副戏谑的神情又回到了张华脸上。
于是何尚生也接着他的话说,“可不是嘛,人近不惑,无家无业,孤苦伶仃,最近还惹上了个大麻烦……”

“大麻烦”本人毫无自觉的回应,“是挺惨的,那不如睡一觉吧,”他拍拍身旁的床垫,“反正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不如闭眼睡觉一了百了。”
何尚生迟疑了一下。
“而且你明天也不需要上班。”
“………”
“没事我不嫌弃你打鼾。”
“…???”
张华没有继续说话但是对着何sir展开眼里有小星星的微笑攻势。
“………………”
Game Over. 何sir lose again.
TOTALLY.

——————————————————————

“晚安何sir(*ˉ︶ˉ*)”
“………”(虽然好像没那么闷了可是这么早根本不可能睡着啊?!!)

——————————————————————
注:李氏力场——坊间传说中首富李嘉诚的神秘力场,能让所有在工作日/工作时段可能刮来香港的台风偏离本港,使得大家不可以放假。自2004至2016香港所有八号及以上风球都只在节假日刮。
【不得不说2017是极其反常的一年,我们竟然因八号风球放过假,两次¯_(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