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apist

欢迎来参观Escapist的垃圾站
墙头多废话也多
画地为牢自娱自乐

突然得知高中同学现在在承办商 !!!!手头有握手票100张以及超多后场票!

有没抢到的小可爱可以戳我私聊!!

在震惊及兴奋中无法自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港区萌新求组织!!!

萌新入坑港区 非气逼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打开方式不对 有没有一样的小伙伴嘤嘤嘤
以及有没有什么水友交流群qwq感觉坑好冷求一波组织嘤嘤嘤

【海啸卷走了船只,房屋和鸟居。当巨浪退却,一片新的荒原浮现了】

今日吸荒(1/1)
开了个公众号 给自己撸的头像

月白手上是黑羽!!官方相当良心了!!

P2一个风骚的扭胯

英文小白的配音也是相当苏的

「I‘ve got a feeling that I forgot someone, someone important.」

来吃官糖!!!!
小白的隐藏语音!!!!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
【P2袖珍小黑有点可爱嘻】

【暗战】【何华】十日谈 06

Day 6 星期日 大风转晴
【癌症病人的性生活指南】
凌晨时被床上人咳嗽声惊醒的何尚生,决定做点什么。

————————————————————

张华睁开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第一幕就是何尚生背对着他坐在床角下,手里的手机屏幕幽幽的泛着蓝光。

张华是一个从不委屈自己好奇心的人,所以他悄无声息的向何尚生的方向挪去,看清了屏幕上的内容——

“癌症病人过性生活会影响健康么——”

???

————————————————————

正在专心阅读的何尚生被身后的咳嗽声惊的一回头,鼻尖不期然擦过什么柔软的东西,然后愣在了原地——

张华正懊恼于自己一个不小心咳出声来,突然被何尚生的动作惊到,手肘一个没支稳倒在了床沿,脸颊好像还撞到了对方的鼻子——

现在他们面面相觑,距离近到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出的气流。鉴于上一秒两人看见的内容的特殊性,一丝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不知道是欲盖弥彰抑或是单纯的脑子短路,张华不着痕迹的撤后半米说道,
“其实你不用打地铺,这个是双人床,挺大的。”

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台风过境的夜晚有什么扰人心智的魔力,何尚生嗯了一声,真的翻身上了床。

张华又蜷成一团闭上了眼,习惯了侧睡的何尚生却有些不知所措。如果面对着张华,四目相对(虽然基本上只是何尚生看着张华)有种说不出的尴尬;转过身背对着又显得自己底气不足兼有不太礼貌之嫌。想来想去,只好直直躺着瞪着天花板,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刚才的事。

————————————————————

何尚生对天发誓,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了解一下照顾绝症病人的注意事项,饮食出行心理云云,看着看着相关问题里便出现了那条令人尴尬的链接。何尚生也不是一个委屈自己好奇心的人,神使鬼差的便点了进去。

“……其实,即使是晚期癌症的患者,也应满足他们的最后性要求,适当的性生活是提高其生活质量的内容之一……”
“……所谓适度,就是当性行为结束后,自己并不感到疲劳和精疲力竭……”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风声渐渐平息之时,何尚生终于也坠入了迷迷糊糊的睡眠中。

————————————————————

再到何尚生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然天朗气清阳光明媚。张华靠在床头,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窗帘间漏出的一点点光斑洒在了他的肩窝上。何尚生突然意识到枕边人的皮肤细腻光滑,锁骨精巧肩线流畅,身上挂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T恤,而自己刚刚醒来,晨间有一些容易使人不安分的感觉正在涌上来。

“打住!”何尚生尝试警告自己,显然收效甚微。房间不大,洗手间离床也不过一墙之隔,进去解决一下而不被发现好像不太现实。

看来今天“早晨”的何sir也感到了人生的大危机呢。

————————————————————

在何尚生强行冲了个冷水澡,把不恰当的感觉压下去后,两人收拾一番退了房。

经历了台风洗礼的石澳,在午后被阳光点缀的这片像是堆满了霜糖的奶油蛋糕。何尚生和张华闲逛了一阵,觉得有些腻味,加之海滩上的游客也渐渐多了起来,没一会,两人踏上了回程的班车。

依然是同样的位置,张华把脑袋倚在车窗上进入了无我状态,何尚生也在这腻死人的阳光里昏昏欲睡。

————————————————————

但显然醒来时发现自己枕在张华肩上是不属于何sir计划之中的。

张华从把何尚生叫醒开始就憋着一脸坏笑,“何警官?到站了哦?赖床不起可不是好习惯啊。还把别人肩膀当枕头当了一路,你说怎么还这个人情?”

何尚生感觉全香港的太阳能都晒在自己脸上了,而他仍在当机状态的大脑更为眼前糟糕的情况火上浇油,
“肉偿?”

————————————————————

在“顶天立地男子汉”何督察看来,拿人家肩膀当了一路枕头的确令人过意不去。不知所措的何sir觉定还是请人吃一顿饭(虽然其实每天都是他买两个人的单)以表达抱歉之情。征询张华意见之后,现在两人面对面坐在烛台下,何尚生一板一眼的切着他的牛排,张华慢条斯理的吃着他的沙拉。鉴于何尚生今天凌晨的搜索结果显示适量的葡萄酒对病人无大弊处,他也就默许了张华开了一瓶好酒的行为。

张华也还算有着病人基本的自觉,拉着何尚生陪他喝了两杯之后就也停下。只是走出饭店时脸上好像泛出一点红晕。何尚生扶了他一把,张华便从善如流的把重心赖到了何尚生身上,并且呈现出越走越晕的势态来。磕磕绊绊到了家,张华拖着何尚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灯还没来得及开,何尚生能感觉到带着葡萄酒香味的气息拂过脸颊,一路滑到唇边。

“我看了哦,那条问题。”黑暗之中何尚生仿佛能感觉到对方脖颈下埋藏的声带震动。“为了提高末期病人的生活质量,适当的饮酒及性生活…唔…”

这一次何尚生没有再让他把话说完。

——————————————————
之后他们x了个爽【不是】
无良拉灯 车扔番外 谢谢大家